More..
More..
A B C D E F G H I J K 
L M N O P Q R S T U V 
W X Y Z 
More..
·15800
·询问价格
·650
·询问价格
您的位置: 吉他发烧堂 > 大师殿堂 > 名家采访 > 正文
Adrian Utley谈他的设备






 编译:歇斯底里 BOB


  Portishead从发行第一张专辑到现在已经10个年头了,《Third》专辑现在正在筹划最近在美国(加利弗尼亚洲的Indio的Coachella音乐节)、柏林、巴塞罗纳的音乐会和英国本土的广播电视节目。
  
  Third中的一首《The Rip》简洁明了的阐述了吉他手Adrian在录制吉他上的思路和观点:“我有很多声学吉他和电吉他。我演出时主要使用的一把电吉他是1964年的Fender Jazzmaster, 箱琴主要用Dartmoor的一家公司的Brook手工琴(见左侧图片)。我录制《The Rip》的时候用了一把漂亮的、小巧的儿童吉他,是我在一家旧货商店中花了4英镑买的。 它能发生一种特别的声音,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用它。我又花了30英镑修理它的品丝,然后开始在录音室里用它来录音,我用了3500美圆的mic为它拾音。(笑)录箱琴时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-录出来的声音完全不像你在房间里弹奏出来的声音。 它的声音听起来更广阔,而且有更宽的频率。所以演奏儿童吉他对我来说意味着 录音的时候限制它的频率 然后留出空间来添补其他的东西。

   受Jimi Hendrix和Jimmy Page的影响,Adrian也热衷于对声音的实验:“我学了10几年的JAZZ音乐,但是我更感兴趣的是,你用效果器踏板和另一种方式弹琴所发出来的声音。例如,用刷子在琴桥的后面弹节奏,然后把它加入效果。或者用一对长头老虎钳拉动琴弦。用这种非常规的演奏方式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 我的效果器踏板非常“极端”:我有一块美国的Real McCoy哇音踏板.我曾经用过一块Cry Baby,但是现在已经坏掉了。用RMC能弹奏出纯净的哇音。我非常喜欢,还有“极端”的滤波器sweeping和音量变化. 我有一快FUZZ,那是为我特制的,可以产生一种“极端”的锗晶体管FUZZ的效果。 我还有一块新西兰产的 Hot Cake失真踏板。在我的效果器设置中有很多个不同的回响踏板,包括Line6,一块老BOSS 模拟的和一快较新的BOSS数字回响。还有一个可调性很大的颤音踏板。所有这些效果都是我想要的。
 
   另外还有件非常“极端”的事,不得不提的关于Portishead的内幕就是Adrian定做了一个Orange 2x12的箱体:“我想要一个大音量的扬声器单元箱体(笑)- 我就让我们的BASS手Jim Barr给 扬声器罩上喷上漆。 我非常喜欢他喷出来的效果, 很古怪的那种, 就是图片中那台老式 Orange放大器。”

  Jim Barr对他的作品做了近一步的解释:“我用护条遮住不上漆的部分,然后开始想象,我想要那种看上去很喧闹的那种画面。就像是德国表现主义艺术家那样(笑)!我们把整个扬声器罩喷成黑色,然后把护条贴上,再在底漆上喷上白色的油漆。整个过程大概用了20分钟。”

  在Coachella音乐节上-4月份在加利弗尼亚洲举办的-Adrain租用了一套Orange,这是他第一次用4X12的箱体:“我以前从来没用过4X12的箱体,我发现我可以更好的控制回授,听起来非常棒。”

  最后,Adraian第一次听到Orange是怎么样的?:“我记得是70年代,我刚开始演奏吉他那会,我很多朋友都有Orange.但是那些老式的120W的对于我来说功率太大了。 几年以后,我给Marianne Faithfull录专辑,Polly Harvey给她制作的时候,她有一台AD30和一个2X12的箱体,我在工作室里使用她们。 AD30听起来太亮了- 不仅适合吉他。。。我们用它来演奏BASS,听起来也非常棒。”